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动态 > 媒体关注
浙江教育报:基础教育学校发展性评价,带来了什么?
时间:2019-01-03 字号:[ ]

        日前,《2018年中小学生减负调查报告》在北京公布。该报告显示,32%的家长认为应对学校进行综合评价,需要“严禁当地政府机构以升学率来评价学校质量”。可见,实施学校发展性评价是家长的心声、社会的共识。

        全面评价学校综合办学水平,促进学校自主、可持续发展,是学校发展性评价的目的之一。作为学校内涵发展的重要抓手,发展性评价能够最大限度地激发不同层次、不同类型学校的办学积极性,调动办学活力,促进学校现代管理制度的建设。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全省各地在推进发展性评价的过程中,涌现了不少好的经验和做法。

        夯实发展规划,对接发展性评价

        评价是指挥棒,也是双刃剑。全省一些地区将夯实学校发展规划作为发展性评价的起始点,通过引领学校运用多元数据与信息收集方法,剖析基础现状、明晰办学定位、确立发展领域、编制规划文本、确立评价要点,凸显发展性评价的引领与诊断功能。

       如何制订符合学校发展现状的规划是困扰许多学校的难题,缺乏行之有效的抓手也让许多校长一筹莫展。杭州市上城区针对这一痛点,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子。在上城区教育局局长项海刚看来,学校发展性评价给校长领导力提升提供了契机,学校治理效率提高了,而专家论证为学校评价的科学性做了“保驾护航”的工作。

        杭州市上城区引导辖区内所有公立学校采用头脑风暴法、访谈法、社区图、社区大会法等,全面听取各利益相关群体的意见和建议并开展信息收集与分析方法的展示活动。同时,上城区引导学校按照SWOT(态势分析法)分析思路,对各种信息进行科学分析处理,通过排序法找出当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并按照“调查方法”“调查结果”“讨论分析”三部分进行整理。

        “准备过程中,校长们系统学习研究方法,提高了规划制订的核心能力,而全体教师从规划制订阶段就参与其中,并全程观摩论证过程,因此对发展性评价,尤其是规划制订的关键作用建立起共识。”上城区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黄禾丰总结规划制订的多重效用时说。杭州市饮马井巷小学校长龚钧煜表示:“对全校教师而言,发展性评价不是单纯的行政检查,而是帮助自己规划任务、反思工作、改进问题的重要契机。”教师群体也因此消减了应付检查的抵触情绪,学校校长、教师们同时对标区级指标与学校自身规划指标开展工作,避免“零打碎敲”式的工作模式,实现重点发展项目板块式整体推进。为确保各校发展规划文本的科学性和可行性,上城区教育局还组织学校进行发展规划文本的论证,“踏踏实实做规划”成了大家的共识。

       关注办学增量,同质同类横向比较

      “办学条件不同、生源不同,这可怎么比啊。”校长们常常无奈地吐槽。传统的考核往往设定一套标准,也就是用“一把尺子”评价所有学校。这种使用统一标准的评价手段打击了薄弱学校的发展积极性。学校发展性评价有效解决了这一难题,因为其内涵就是考虑学校发展的起跑线,重视发展的增量。

       温州市鹿城区在几轮学校发展性评价的实施过程中设置了8个领域,学校就每个领域提出5条年度发展目标,以这40条自选指标引领学校学年目标的达成,成功探索出了一条“同质同类、横向比较”的路径。该区教育局将所属62家公办学校(幼儿园)分成8个组,分为中学、小学集团、24个班级以上学校、24个班级以下学校、幼儿园5种类型8个类别,让同质同类学校之间同台比试,更加体现了以增量定发展的思路,体现了评价的合理性、公平性。同时也兼顾到民办学校,将民办小学分民工子弟学校和非民工子弟学校两类进行比较。鹿城区城南小学校长陶晓萍表示:“发展性评价能让校长静下心来办学。”

       此外,全省还有部分地区对有不同办学历史、不同办学层次的学校设置不同的“达标标准”。比如,宁波市奉化区针对不同学段、不同办学层次的学校提出不同的基础性指标得分要求。一些地区在考核学校发展时关注增量,强调目标完成度,以“另眼看发展”,以激发不同类型、不同层次学校的办学积极性。

      关注增量发展,这一评价办法极大地激发了农村学校的办学积极性,一批农村学校办学水平迅速提升,同时极大地促进了校际均衡发展。重增量的发展性评价较好地实现了学校工作重心的转移,从单纯“比奖项、比课题、比装备、比升学”走向“比文化、比特色、比制度、比全面质量的提高”。

      建立网络平台,提升评估工作效益

      “系统设置上, 我们以不给学校添负担为原则,方便学校输入、导入佐证材料,旨在材料的过程性积累与评估效率的提高。”温州市教育评估院院长赵桂芳介绍,2017年,温州市教育局建立了市直属学校发展性评价系统,对发展性评价实现过程性管理。系统根据任务类型设置七个端口,即教育局、相关科室、学校、发展性指标审定专家、难度值评定专家、难度值仲裁专家、发展性指标评估专家。

        具体操作上,学校根据三年规划,每学年初在平台上自主申报自主性(发展性)项目,并在每学年末上传项目达成情况自评报告,提供备查资料。发展性基础性指标的考核分归各个责任科室,各科室通过账号登录,可随时对所督查的学校进行督导记录,方便过程性管理,明确扣分点与扣分原因。温州市教育局督导处处长朱朝国说:“一方面约束相关处室履行责任;另一方面对学校工作的改进指明了方向和路径。”一部分专家评估通过网络进行。此外,在审阅学校自评报告以及基本佐证材料的基础上,专家入校实地评估。每位专家登录自己的账号,显示的是自己所负责的评估任务以及对应指标,避免了无关信息的干扰,提高了评价工作的效率。

       一些校长反映过去全部纸质操作的考核给学校带来了过重的整理负担,信息化实施为学校资料制作“松了绑”,将评价的中心从台账制作导向学校自我诊断。平台的使用便于过程性佐证材料的积累,减轻学校台账制作的负担,同时便于教育行政部门对区域内发展性评价的实施进行整体把控。教育行政部门可以随时审阅学校上报材料,提高对学校总体、分块工作开展的知晓度进行过程性督导,更便于推动教育动态数据库建设,为区域性数据挖掘奠定基础。(2018-12-26 浙江教育报 第3版 本报通讯员 俞寅琳 记者 言 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